“但是,你污蔑我就算了,竟然还连带着污蔑起了我身边的朋友和同事,苏贝,你是不是觉得你太过分了点?”

苏贝懒懒一笑,语气里是胸有成竹和漫不经心:“随便你怎么想吧。但是唐悦你记住,从一开始,就是你来招惹我的。最后得到什么样的后果,那都是你咎由自取!下一次,在你的古玩拍卖会上见吧!”

说罢,苏贝转身离开,去跟活动现场的其他嘉宾打招呼。

唐悦心中闪过一丝不安,然而快速被她自己安抚住了,母亲和杜景昊的事情,她都没有闹大,也没有吸引多少关注,只希望唐家内部人对苏贝失去疼爱之心而已,没多少人知道,也就不会有多少破绽。

她的视线投向苏贝,没有了唐家的庇护,苏贝始终不过就是个娱乐圈的艺人而已,想跟自己比,还差得太远!

苏贝最近忙完后,偶尔会去林家探望林曦若。

大概是找到了女儿的缘故,林曦若最近的精神状态,日渐恢复,早已经没有了任何之前发病时候的模样,显得温柔又端方,然是大家闺秀和一家当家主母的做派。

“那个,陆赫霆对你好不好?”林曦若握住苏贝的手,“毕竟是陆家那样的家庭长大的孩子,我听说他平时很高傲的。”

“之前您不是见过他了吗?”苏贝笑盈盈地问道。

她相信,陆赫霆和自己的感情到底如何,母亲应该是看得出来的。

“之前啊?我只顾着看你了,根本就没有仔细去瞧她。”

苏贝不由噗嗤一声笑出来。

清纯小妹子粉色系室内唯美写真

“是真的,我后来也问你爸和你大哥了,他们也都说,忙着认女儿和妹妹呢,哪里管得到别人怎么样?”林曦若笑得温婉。

好吧,苏贝想了想,好像还真的是这样。

“那我下次再和他一起过来做客?”

林曦若嗔怪道:“做客?你这是回家好不好?”

苏贝吐了吐舌头,她就是习惯了顺口这么一说。

说起来,她到林曦若这边来,还真的很自在,也愿意经常过来。

也许下次,应该将大宝和滚滚也一起带过来才是。

离开的时候,林曦若依依不舍,可是又不得不目送着她离开。

唉,女儿这个年纪,真的还应该在父母身边多呆一阵子才对的。

贺江说道:“别难过了,女儿不是说了吗,过两天会再过来。”

“两天时间多长你算过吗?一分一秒都很难忍。”林曦若脸上满是不依,“你想想,女儿和我呆得最长的时间,还是在我肚子里的时候。这一转眼,就只能两天才能来看我一回了。”

“说起来,都怪陆赫霆……”贺江嫌恶地皱起了眉头,觉得那张脸怎么看怎么可恶。

陆赫霆耳朵微微一热,下意识地抬头摸了摸,想到也许是苏贝在想自己,冷峻疏离的表情上,浮现出了一丝暖意。

陆航上前来说道:“已经再次确认过了,少奶奶和贺绪言、林曦若还有贺江的dna都能够对得上,可以确认这次没问题。”

陆赫霆伸手拿起来看了一眼,确证无误,这才收好。

上次苏贝被认回唐家的时候,他确实没有去怀疑过血脉的真实性,唐家人自己也忽视了这一点,才导致后来状况百出。

这一次,他一一求证,务必要使事情具有百分百的精确性。

陆航则在一旁咋舌,心中暗暗有些艳羡苏贝的身份。

因为她并不是唐家的人,外界其实已经有很多嘲笑的声音,只是没有放在台面上来,那些人都在私下里暗讽,陆航看得也着实可气。

然而没有想到,苏贝一转眼,就成为了林家和贺家的人。

林家和贺家,在某些层面上,都是可以跟陆家抗衡的人,这样的身份公布出去,怕是要酸死一大堆人。

陆航已经在心里预想那些人被啪啪打脸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光景了。

陆赫霆回到家,将手中外套交给管家,伸手将领带扯开,径直朝着两个小家伙的书房走去,那边的笑声遥遥的传来,和入夜时分的灯光混合在一起,就是家的感觉。

房门虚掩着,陆赫霆走近,看到两个小家伙都靠在苏贝身上说着什么。

“爸比!”滚滚眼尖,一眼就看到了父亲的身影,迈着小短腿朝着他跑过来。

陆赫霆伸手抱住了扑进来的小圆球,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

大宝站起身来,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又挨着苏贝坐下,看得出,他清冷的眸光里,也开始日益有了温度,见滚滚只顾着腻在陆赫霆身上,他的唇边浮现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我今天在绘画班的时候,遇到一个阿姨人好好的,她教我画画了哦。”滚滚跟陆赫霆汇报,“你看,贝贝小可爱也说我画的特别好。”

“嗯,是特别好。”

“阿姨还说,下次也会教我哒。她很温柔,也很漂亮。”

苏贝在一旁笑得弯了眼睛:“刚才就听你夸了好久了,所以那个阿姨比起我呢?”

“没有贝贝小可爱那么可爱,也没有贝贝小可爱温柔漂亮。”

滚滚的小奶音里满满都是骄傲和自豪。

“这还差不多。”苏贝做了一个帅气的动作,撑着下巴,“走了,去吃晚饭。”

“嗯嗯。”滚滚上前牵起大宝的手,然后飞快跑去餐厅,大宝也跟着跑过去。

饭后,将两个小家伙扔去一边玩儿。

陆赫霆将一份资料递给苏贝:“封承那件事情,查到了。你要怎么处理?”

“当然是让坏人接受应有的惩罚。”苏贝眼睛眯了眯。

“需要我帮忙吗?”

“你已经帮了忙了。”苏贝举起手中的资料,“这件事情,早就该讨回来了。”

……

唐悦的古玩拍卖会,如期举行。

当晚,吸引了无数对古董玉器有兴趣的人到现场,其中不乏各界名流,来往的人均是非常有身份地位的人,现场人员熙来攘往,气氛热烈而欢快。

唐悦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闪过一抹快意和傲然,笑盈盈地迎来送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