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咱们今晚技改的事情能不能先别和领导汇报。”段云收拾好工位后,走到韩忠的身前说道。;

“就知道你小子心眼多。”韩忠闻言笑了笑,他显然已经看出了段云的心思,说道“这次技改是你的成果,你说了算!”;

“谢谢师傅!”段云感激道。;

“反正我也是要快走的人了,没啥可争的了……”韩忠语气带着几分感慨,接着说道“以后你在厂里混的如何,就看你小子自己的造化了!”;

“师傅您家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徒弟我随叫随到!”段云拍着胸牌说道。;

“行了,别卖嘴皮子了,赶紧换衣服下班吧。”韩忠笑着说道。;

“哎。”段云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工位。;

在水房打肥皂洗了洗满是油污的手脸,段云换完衣服后,拎着饭盒离开了车间。;

而当他敢走到车间门口的时候,一个男子挡在了他的前面。;

这名男子身材瘦高,穿着一件的白色的确良衬衣,衬衣口袋上还挂着一根钢笔,头发梳理的铮亮,带着一副银边眼睛,面皮相当白净。;

“你这……”看到对方当着自己去路,段云眉头一皱问道。;

“你就是段云吧?”这眼镜男板着脸问道。;

俏皮美女闺房销魂夺魄

“嗯。”段云点点头,问道“有事?”;

“咱们找个地方说话。”眼镜男说话间,就要拉着段云到厂房后面。;

“有话在这儿说就行了。”段云一眼就看到眼镜男后面还有两个男子跟着,面色有些不善,随即心生警惕,一把甩开了眼镜男的手。;

“你最好跟我走一趟,否则没你好果子吃。”眼镜男冷笑着说道。;

“你有事说事,没事少说点狠话,咋呼谁呢?”段云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的说道。;

前世的段云身体素质虽然一般,但面对打架这种事情还真没怂过,就算被人欺负身体差打不过,那也会硬刚到底。;

况且他现在的身板可是六年大粪挑出来的,八块腹肌棱角分明,这也给了段云足够的底气!;

“你……”和段云对视的瞬间,眼镜男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眼神中透出的硬气,随即一咬牙说道“我就问你一句,你妈昨天到晓丽家提亲去了吧?”;

“晓丽……啊,好像有这么回事。”段云闻言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应道。;

其实昨天段云晚上吃饭的时候看到母亲神色不对,就已经猜到她肯定是去何晓丽家提亲失败了。;

不过段云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他对这个女人是没有半点感觉的,也不想再和她扯上什么关系。;

“敢做还不敢承认啊?”眼镜男冷笑着说道。;

“我有啥不敢承认的?”段云闻言撇撇嘴,随即问道“对了,你到底谁啊,晓丽她哥?”;

段云之前从母亲那里听过何晓丽家里是兄妹五个,有两个哥哥的。;

“你到了一车间都好几天了,居然连我都不认识?”眼镜男有些意外,只听他接着说道“那你现在给我记住了,我是田丰,是何晓丽的对象,你以后最好给我离晓丽远点,不然的话,我t让你……”;

“等等,你是说你是何晓丽的对象?”段云闻言顿时来了兴趣。;

“没错!”;

“哈哈哈。”段云此时不经意的看到远处库房旁边站着的何晓丽的身影后,顿时哈哈笑了起来。;

很明显,那何晓丽和这姓田的应该是一腿的,估计今天也正是何晓丽怂恿这个田丰来找自己的。;

但对于段云而言,他还巴不得早点和那何晓丽撇清关系,只是今天这田丰气势汹汹找自己谈判,这多少让段云感觉有些乌龙。;

“你笑什么?”自称田丰的眼镜男看到段云领口露出的强健胸肌,脸上露出了警惕之色。;

“啊……没事。”段云依旧面带笑容,上前拍了下眼镜男的肩膀,干咳了一声后说道“那啥……我……祝你们两个相亲相爱,百年好合,永结同心,珠联璧合,早生贵子!”;

“嗯?”田丰闻言顿时愣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段云居然会说这样的话。;

“行了,我回家睡觉去了,拜拜!”段云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算你识相!”看到段云离开,田丰脸上闪过一抹得意,转头对离开的段云大声喊道“以后叫你那死老娘离晓丽家远点!也不看看你家什么条件!爹死娘嫁的玩意……”;

然而田丰话未说完,突然衣领被一把揪住。;

“啪!”;

随着一声脆响,田丰的脸上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段云脸上露出了愠色,手指着田丰说道。;

段云不会是那种喜欢惹事的人,况且都是一个厂子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他是真不想和人动手。;

但这田丰骂他的家人这是段云绝对不能接受的!毕竟段云已经将前身的母亲妹妹看做了自己的亲人!;

“唔。”;

段云这一巴掌力道不轻,田丰也是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出手,整个人都被瞬间打蒙了。;

感觉到鼻孔涌出两道热流,田丰下意识的用手一抹,手指上瞬间染上了殷红的鲜血!;

“你……你们两个看什么呢?上啊!!”田丰一脸惊怒的用手指了下段云,随即对站在旁边的两个帮手怒吼了一声。;

田丰话声一落,旁边一个矮壮男子上来对着段云脑袋就是一拳!;

“碰!”;

段云下意识的抬起左手挡了一下,手里拿着的铝制饭盒瞬间就被打了个凹坑!;

“去你大爷的!”;

躲过拳头,段云抬起一脚就揣在了矮壮汉子的小肚子上,直接将他踹翻在了地上。;

一般人打架没什么套路,拼的就是速度和力量,而六年挑大粪练就的身板让段云面对三人依旧有着碾压般的优势。;

田丰的另外一个帮手从怀中掏出一块半头砖也跟着冲了过来。;

然而他还没等冲到段云面前,就感觉眼前一黑,一个变形的饭盒瞬间砸在了他的脸上,接着腮帮子重重挨了一拳,身子踉跄了两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后面的田丰简直被眼前的一幕给看傻了,他找的这两人都是厂子里有名的打架好手,却没想到段云居然这么猛,三拳两脚就把两人打倒在地!;

眼见段云再次向着自己走来,田丰一时间有些慌了神,大声喊道“别过来!厂长是我二舅!”;

“我是你大舅!”;

段云上去又给了田丰一巴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