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就在警卫员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警卫员听到电话铃声,立刻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礼貌地问道:“您好!这里是魏办!请问是那位?”

“刘少校!您好!我是滇南军分区的郭常树!刚刚接到超战大队传回来的信息,他们已经成功解救人质,并俘虏了野狼佣兵团的团长!目前正在返回边境的路上。”

刘少校得知陈天麟和超战大队顺利完成任务的消息,高悬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开口回答道:“郭司令!谢谢您第一时间给我打这个电话,我会把这个好消息向首长汇报。”

刘少校跟郭常树结束通话后,将话筒往座机上一放,恭敬而又欣喜地向魏老将军汇报道:“首长!接到滇南军分区郭司令的电话,超战大队已经成功完成解救任务,俘虏了野狼佣兵团的团长,正在返回国内的路上。”

魏老将军听到刘少校的汇报,得知陈天麟他们已经执行完任务,正在返回国内的路上,让他那原本高悬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开心地说道:“我原本因为陈天麟没有作战经验,冒然出国执行任务很可能会遇到危险。”

“结果没想到这个家伙不但带着队伍成功完成营救任务,竟然还把野狼佣兵团的团长给俘虏了,看来我力排众议,让陈天麟担任超战大队长的决议,还真是拥有先见之明!”

“首长!从当初的卫国战争开始,到解放战争,无论那一场战事您总是运筹帷幄,将敌人杀的片甲不留,这次关于超战大队主官的人选,防务部那边推荐了很多人,结果被您给否决,并且是力排众议,选择没有从军经历的陈天麟担任主官。”

“现在陈天麟上任才三天而已,就亲自带队跨境完成营救任务,还成功俘虏了臭名昭著的野狼佣兵团长,这足以说明您的眼光要远超常人!”刘少校听到魏老将军的话,想起这次陈天麟成为超战大队副大队长的前因后果,笑着把魏老将军恭维了一番。

魏老将军听到刘少校的恭维,非常谦虚地回答道:“小刘!你这个家伙,现在竟然也学会拍马屁了,什么运筹帷幄,什么力排众议!你真以为陈天麟能够成为超战大队的大队长,是我一个人力挺的结果吗?”

刘少校听到魏老将军的询问,整个人明显一愣,不过身为魏老将军的警卫员,他知道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尽管他对背后的真相非常好奇,但还是本能的选择沉默。

看到刘少校本能的选择沉默,魏老将军的眼中闪过赞许的笑容,他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笑着说道:“既然超战大队已经圆满完成任务,那我们也没必要在办公室守着,安排车子,我要回去休息!”

温暖冬天毛衣少女个性艺术摄影图片

凌晨四点多钟,陈天麟带着他的下属们终于回到华夏境内,到达滇南军分区后,陈天麟将人质交给滇南军区负责护送,带着手下押解着两名俘虏,坐着飞机返回燕京。

第二天中午,华夏防务部突然召开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上华夏防务部发言人,当着世界记者的面前,昨天华夏滇南军分区的边防部队,在华夏滇南边境线上,成功消灭一支,试图潜入华夏境内从事非法活动的佣兵组织,野狼佣兵团,并成功俘虏其团长和一名佣兵。

对于华夏本国记者而言,野狼佣兵团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过,但是那些来自外国的记者们们,听到野狼佣兵团这个称呼,脸上纷纷浮现出震撼的表情来,一些外国记者为了获得第一手新闻,纷纷举手提问。

看到那些外国记者们听到这个消息后,纷纷流露出震惊与亢奋的表情来,让国内的记者们纷纷意识到,这个佣兵组织肯定是很不简单,纷纷举手提问。

野狼佣兵团在华夏被团灭的消息,通过那些记者很快就传遍世界,更是在佣兵界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野狼佣兵团,是世界最强大的佣兵团,怎么可能会被华夏佣兵团给灭了!”消息传开后没多久,在东瀛的一座办公室内,一名中年人看到新闻上播报的内容,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自言自语地说道。

“不对!昨天野狼跟我联系的时候,我记得野狼曾经告诉我,他们已经成功劫持人质,逃离华夏境内,怎么可能在华夏境内,被华夏边防军灭掉?”

“再说了,华夏边防军只是华夏军队中的二线部队,以野狼佣兵团的强悍作战能力,华夏边防军根本就不可能灭掉野狼佣兵团。”坐在办公桌前的一位中年人,看到电视上的新闻,听到同事的喃喃自语,想起昨天他跟野狼通话时得知的情况,马上开口反驳他同事的话。

“安培君!你说的没错,野狼佣兵团的成员,都是世界各国的顶级精英,别说华夏的二线部队,就算是遭遇华夏的一线部队,以这些佣兵们的战斗力,也不可能轻易被团灭,这里面肯定有古怪。”另外一位中年人,听到他同时的话,想到他们雇佣野狼佣兵团的原因,赞同的回答道。

安培听到中年人的话,想到他们雇佣野狼佣兵团的目的,让他的眉头紧紧皱成一团,语气阴沉地说道:“宫川君!野狼佣兵团是否被灭我并不关心,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们想要破坏华夏远程导弹的研究计划,恐怕会因为野狼被俘而暴露。”

宫川听到安培的话,想到他们雇佣野狼佣兵团的原因,尽管他清楚的知道安倍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可是当他想到野狼的身份时,开口说道:“安培君!野狼是美利坚特种部队的王牌,曾经进行过反审讯方面的训练,华夏军方想要撬开他的嘴巴,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是人都有侥幸心理,尽管安培认为这样的可能几乎不存在,但他还是期盼会是这种结果,开口回答道:“希望野狼不要让我们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