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告病再家的苏茂相还不知道朱由校已经与三部通过气了,甚至都不知道曹思诚十分痛快的就给他买了。

现在他只知道自己家库房快要爆仓了。

于是他准备把一部分银子还有黄金什么的都送到德丰钱庄去,这么一大笔钱财富放在自己家里苏茂相有些不太放心,于是信誉最好的德丰钱庄就成了他的选择,人家有手段把这银子给转回老家,而且还是人不知鬼不觉的那种,这样就算有一天出事了,也没人能查到。

苏府后门,十几辆大车等在后门口,然后德丰钱庄的人在后面进进出出的搬着一个个的大箱子。

“苏老爷这是三百万两银子的会票,还有这是一个凭证,您想兑换出现银的时候就凭着这个便可。”德丰钱庄的大掌柜的亲自的来苏府给他办理,大掌柜的今天很是高兴,这是这几年来德丰钱庄接到的最大的一个单子,三百万两白银啊,简直是突破他的眼界,如此巨额的银子存入了德丰钱庄,年关时候东家们可不得好好的奖励奖励他啊。

“很好,老夫省的了,你且去吧。”苏茂相点点头,手指动了两下把这个大掌柜的给赶出了出去,若是德丰钱庄的东家还能与自己说得上话,区区一个下人可没有资格和苏茂相说话。

“父亲,三百万两银子,都送回老家去?”苏茂相的儿子也是有些激动了,他老爹为官这么多年就这么一把便将他家的身价几乎翻了一倍啊,怎么能不让他激动呢。

“怎么,不送回老家难不成还要一直留在这京城?”苏茂相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的回道。

苏茂相的老家是泉州,那里才是他们苏家的基本盘,若是稍微有什么动静他也能及时的转移这笔钱,这么一大笔银子在京城他是真的不放心。

况且有了这笔银子就可以再开工建造几只船队,这可比单单的一笔银子要值钱的多,钱生钱才是硬道理,有了船队就能出海,出了海才能赚大钱。

这次有了这么多银子就能招兵买马扩大苏家的势力,到时候才能与郑家一决雌雄,老家的人一直来信要自己借着朝廷的手灭了郑家,可是他们又如何能知道朝廷对郑家也是鞭长莫及啊。

朝廷水师不强,而且军饷开支也不可能转移到福建去,所以想要与郑家抗争只能他们自己上,有了这笔银子他们苏家便能打造出一只连郑家都得忌惮的船队。

美女兔子的阳光私房

想到这苏茂相不禁有些鄙夷起了京城的好些官员,他们大多都是一些见识浅薄的庸才,怎么会知道海上做买卖能多挣钱,可以说好些官员一年辛辛苦苦弄到的银子都不如他们苏家随便一艘船出一趟海啊。

好多我大明不值钱的东西,只要出了一趟海那就是翻了几十倍的利润,他为官几十年面子还是有的,不缺货源官面上也没人敢为难,到时候再加上大海船组成的船队,苏茂相想不出还有什么不赚钱的道理。

这个德丰钱庄在京城江南还有广东都可以凭借会票取出足额的白银,这边是苏茂相选择它的原因,不需要自己费时费力,只要付出一点点小小的费用就能轻轻松松的把三百万两白银转移万里之外,这简直是一个赚大了的大买卖啊。

这一路上山高路远的,谁知道会有多乱,这么多白银要是被什么人给盯上了那可就完了,德丰钱庄好啊。

苏茂相小心翼翼的拿起这一张会票还有凭据,三百万两银子由不得他不小心谨慎,甚至就算他是当朝的二品大员都是如此。

郑家!你们给老夫等着!

苏茂相眼睛里面泛起了寒光,每次家里给他送家书,没有一次没提到这个郑家的,他们苏家福建海商中可以算得上是一流了,在泉州府也敢排前几,就是因为不小心得罪了这个郑家的人,结果几次出海的船只都突然的消失在了大海上,看着人家满载而归,苏家也是急的不得了啊。

可是他们想尽了办法,不管是对郑家威逼利诱还是好言相劝,甚至要与之联姻的手段都使出来了,可是这个郑家却是好赖不吃,非要把他们苏家给逼的片帆不得下海,弄的他们苏家看着别人家赚的盆满钵满的,自己只能眼睛巴巴的看着,真是一种欲仙欲死的感觉。

这就是士可忍孰不可忍了,真当自己是好欺负的,好歹自己也是一部尚书啊,郑家你给老夫等着!等老夫迟早有一天把你们都给碎尸万段!

然后

然后苏茂相就觉得自己眼前一晃,那手里那张十分重要的三百万两会票消失不见了,一抬头面前出现了一个长相很是富态的青年,有多富态呢?

这么说吧,此人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原本应该是威风十足的鱼龙服,可是偏偏在他身上这只鱼龙变撑成了一只肥嘟嘟的鱼龙,原本的威武霸气怎么看都是透着一股喜意。

“三百万两银子,俺的老天爷呀,苏尚书说说这么多银子您是怎么搞来的?可不要跟我说是你自己赚来的,这个理由只要是脑子好好的人就没有会相信的,当然了也不要跟别人说这笔银子是那啥你的俸禄,不然您是从秦皇汉武哪位皇帝陛下开始领的俸禄呢?”

面前这个一脸憨笑的肥龙鱼便是亲自来办皇差的王财,听说这次皇差是来抄家的,而且还是一条大肥羊,于是一直懒得动的王财亲自带队就这么来了。

“汝汝乃何人!”苏茂相被突然出现的这个意外给吓到了,竟然无意识的翘起这兰花指的对着王财结结巴巴的叫道。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本官乃是陛下亲封的锦衣卫指挥同知中镇抚司代理指挥使王财,你也可以叫我旺财,我都可以啊,不过我还是喜欢你叫我旺财,三百万两银子,再算算你家里挖地三尺之后得到的钱财,我觉得你真的比我还王财哟。”

王财兴奋的满脸的肥肉都在抖动,真的让他真的是激动死了。

这个苏茂相是好人啊,带回去可得给他好好的安排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