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沁的那些事情,早就成为了他心头的刺,不可能绕得过去。

如果她没有跟那些老男人一起睡过,怎么可能帮自己拿到那么多资源?

他以前跟着她的时候,对这些事情,如鲠在喉。

想到这些,他便坦然了,自如了。

反正没了自己,她不是还有那些老男人吗?不是还可以给季如风也拿到资源吗?不是也可以在涅槃娱乐混得风生水起吗?这充分证明,自己所想的,都不是无稽之谈。

既然许知沁是这样的女人,也就不怪自己翻脸无情。

……

贺绪言花一晚上的时间,去查了潘宏森和许知沁的交集——之前他并不愿意去了解他们的过往,也不想去戳她的伤疤。

但是既然走到了这一步,潘宏森死不悔改,贺绪言也只能用非常规方法了。

许知沁醒来的时候,揉了揉发疼的额角,走出房间,一进客厅便看到贺绪言正坐在沙发上,单手支着额头,长腿交叠在一起,看样子是睡着了。

即便是睡着,依然保持着优雅的姿势,比那些经过专门训练的艺人,还要精致,令许知沁不由抿唇一笑

她这才想起,自己昨晚喝醉了,醒来就在床上。

碎花吊带清纯美女咬唇性感养眼写真图片

她酒量不错,一直很忌讳在外人面前喝醉,但是在贺绪言面前,好像丝毫没有这样的负担。

她转身拿了薄毯,替他轻轻搭上,男人长睫一眨,醒过来,眸光明亮,“你醒了?”

许知沁有些窘迫:“抱歉啊,昨晚麻烦你了。”

“怕麻烦,我就不过来了。”贺绪言坐直身体,抬起下巴指向厨房,“有醒酒汤,去喝一碗。”

许知沁脸色很红,正好借喝醒酒汤的机会,离他远些,马上去了厨房。

她刚喝到一碗的时候,手机响起来了。

她接起来,电话里传来一阵声音:“我们是京都医院,有一位叫潘菊的老人住院了,你是她的亲人吗?”

“潘菊?”许知沁微怔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过来看看吧。”

如果不是医院这通电话,她都差点忘记了,自己还认识潘宏森的母亲潘菊,当初她也没少见过潘菊,甚至还帮过她很多的忙。

她放了电话,对贺绪言说道:“贺导,我有点事情出去一下,不如你先回去吧?我忙完了再打给你。”

“去医院是吗?我陪你一起去。”

“可是我是去看潘宏森的母亲。”许知沁坦白地说道,“之前我就找过她,希望她能够帮我澄清我和潘宏森的事情,她没有理会我。这次,我想去看看还有没有机会。”

“所以,我就更要陪你一起去了。尤其是,你昨晚喝了那么多的酒,不方便开车。”贺绪言拿起了车钥匙,“我来开。”

既然他都知晓,许知沁也不好再拒绝了,和他一起出门,戴了鸭舌帽和口罩,直奔医院。

有贺绪言在身旁,许知沁原本慌乱的心,一下子就定了下来,仿佛有天大的事情,也不需要害怕。

进入医院后,医生说道:“病人身体不好,心脏病又有些犯了,你们这些当家属的,要多多注意。”

许知沁抿唇,等到医生离开,她才开口说道:“那我去病房里看看她?”

“我不介意一起去。”贺绪言颔首。

潘宏森是单亲家庭出来的,父亲离异后没多久就去世了,所以他随母姓,之前许知沁也没少帮忙照顾过潘菊。

但是出事后,潘菊却不肯帮忙为她说一个字,后来甚至不再联系她。

许知沁不怪潘菊是不可能的,但是也无法强迫她去揭穿她唯一的最爱的儿子。

她今天来,也只是尽最后的努力。

许知沁不想见潘菊,在门口深呼吸了一口,知道结果可能并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她需要做一点心理建设,才能去见这个自己曾经费心照顾过,却又转头来伤害自己的女人。

她垂着双手在裙子一侧,给自己鼓劲。

手掌上忽然一暖,被一只大掌包裹住。

许知沁心脏里一阵酥麻,身体不由地颤抖了一下,抬眸去看贺绪言,她的眼底里,荡漾起波澜,又细又密,有些想要躲闪,却又不自主地被他的眼神吸引。

他正垂眸看她,长睫半遮着黑眸,脸上神色坦然,阳光正好落在他脸上,将他的神情分为一半明亮一半幽暗的剪影。

“进去吧。”贺绪言轻声说道,他的声音带着温度。

许知沁感觉到,自己充满了力量,一切畏惧和不确定,都荡然无存。

贺绪言松开了她的手,许知沁朝着病房里走去。

贺绪言缓步跟在她的身后,垂眸站在跟她若即若离的位置。

但是那个位置,却足以他为她遮挡住任何来自周围的伤害。

“潘女士。”许知沁看向床上正斜躺着的女人,称呼也不再亲昵。

“知沁,你来了!”潘菊马上说道,语带热切。

已经是好久没有见过她这样的态度了,许知沁有些恍如隔世,却又深知,让一个单亲母亲出面来帮自己指责她的儿子,是一件最不可能的事情。

她自嘲地笑了笑:“潘女士不是一直都有人照顾吗?怎么会让医院打电话给我?”

“知沁,阿姨对不起你。”潘菊浑浊的眼睛里,泪光盈盈。

许知沁:“……”

这是怎么回事?

她之前恳求过潘菊多少次,让潘宏森和亚莉收手,或者请她帮自己澄清,潘菊哪一次搭理过自己?

许知沁不仅没有感动,反而心生警惕:“潘女士这是要表达什么?”

“我知道了,一切我都知道了。亚莉那个死女人,真的配不上宏森!我现在就要告诉记者,你和宏森才是一对,都怪亚莉那个贱人,勾引了宏森,才让他看走了眼,出现了这么多问题。阿姨这就帮你澄清!只有你才是真正对阿姨,对宏森好的人,阿姨真的对不起你,阿姨知道错了。”

潘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

许知沁吃惊,潘菊的态度,变化得也是太快了,这是为什么?

不过,她却根本很难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