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听见她话的相伯先生:“……”

说到这,陈白起嘴角弯起一抹淡笑,直接了当地问相伯先生:“想来解毒过程不至于如此惨烈吧,先生可是做了什么?”

她想起了殒命解药前标注的“粗制”二字,当时她没有多想,只以为这是先生第一次根据自己的判断炼制,难勉手法火候不准,药物份量达不到精准的程度,仅是这样,但解毒之效并无多大影响。

如今想来,她当真是天真了,也可能是太小看系统对于“粗制”标注字眼的内容了。

相伯先生虽然腿长步伐较大,但被她拖着朝前走时却跟不上她步履轻盈换速,因此上身前倾稍许,他身上的道袍水合服道袍赢弱轻扬,似水荡漾,他沉吟一下,笑盈盈问道:“如何看出来的?”

陈白起一怔,紧接着内心不住冷嘲。

呵呵,承认了。

十分干净利落地承认了!

她麻木无情道:“诈的。”

相伯先生:“……”他抿了一下唇,观察着她的表情,小心翼翼道:“……我没承认。”

声量甚少,越发令人觉得他这是在心虚了。

小清新文艺范儿女神朦胧质感写真图片

相伯先生心想,只要我否认得够快,尴尬就追不上我。

陈白起斜了他一眼,嘴角一晒。

仿佛在说,现在装,太迟了。

只是木已成舟,再继续扯这些旧帐也无济于事,但对于他这种遇到事,不要慌,先搞个事非得“皮一下”的行为,她真的觉得非常相伯先生。

“如今他们心思都在楚王身上,正是离开的最佳时期。”她好像就此打住一般转过头去了。

南烛小跑地跟在后面,见两人的谈话暂告一段落后,他才挠了挠头皮插话道:“其它人呢,不管他们了?”

“他们自有办法脱身,只要付得起代价,保住一条小命应当是没有问题的,至于秦军……到底先生还是替楚王解了毒,完成了约定,他们哪怕是为了成全在外名声,也不至于出尔反尔,行下赶尽杀绝之举。”

南烛想了想,心底还是不得劲,总觉得有些慌神,他道:“可是这周围都有楚军与刺客盟的人把守,这村落内倒是通行无阻,但想离开却是不行的吧。”

陈白起这时却凉凉地回了一句:“这种小事,难道还能难倒一个随手便能破解了雾界的相伯先生吗?”

相伯先生闻言,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然后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看来,对于楚王一事仍旧十分介怀。”

这下轮到陈白起不吭声了。

然而她这种表现令相伯先生感觉到了不舒服,他停了下来,并抽回了手,温温吞吞道:‘据我所知,与楚王之间相识不久,期间还有未婚夫在场,为何对他好似挺在意的?”

按理来说,他与楚王之间的事与她并无相干,她又何必对他行下的事咄咄逼人。

言下之意他只差没说,不了解他的品性,最大程度不过是贪图他的美色罢了。

陈白起见他耍起性子站着不走,也停下来侧过身,面具下一双幽瞳若萤,若有所思道:“这类相似的话,楚王也对我讲过。”

相伯先生眼瞳微亮,他似有了兴致,问道:“那是怎么回答的?”

她回过神,拿眼看他:“想知道?”

相伯先生一听这话,神色收敛了几分,似乎还有些失望:“的回答,大抵上不是我爱听的。”

陈白起却用着与他先前饶有兴致的相似语气道:“哦,那我想……楚王大抵也是不爱听我此刻要回答的。”

相伯先生闻言稍愣了一下,在反应她话中的意思时,眨动了一下眼睫毛,微低眼眸,不知何时已嘴角含笑。

“咳……我方才想了一下,待到了曲转七回阵时,启动阵法后稍作改变以断后路,便可彻底摆脱楚国追兵。”

陈白起听了也不意外,这死地的阵法基本上都是鬼谷整出来的,他身为鬼谷传人,倒也可以说是如数家珍。

如今这人哄高兴了,倒也是愿意干正事了。

“需要多长时间?”她问。

相伯先生想了一下,保守估计:“不足半个时辰。”

陈白起颔首:“那我先去带郢衣过来,们随便先找个地方藏匿起来,不必留下任何记号,我有办法找到们的。”

由于系统默认了暂时组成的任务队伍,所以他们的位置只要在地图上便可以找得到。

相伯先生这才想起被他刻意遗忘的一个人,这人虽然在他心中没有多少存在感,但在“陈芮”心中却不一定了。

然而,他却没有立场阻止她,只道:“……真的会与我们一起离开?”

她虽信誓旦旦保证会来找他们,可到底她是主动方,他们除了等待结果之外,别无选择。

陈白起看得出来相伯先生他们很不理解她是怎么在人前拒绝人后又转变的突兀,她也知道一言两语也难说服他们信任她。

“自然,事到如今,我没必要骗。”

相伯先生盯注着她的眼睛,仿佛想看出她眼底的所有秘密。

“那好,我等。”

——

陈白起回头去找谢郢衣时,却见他独自一人站在药植田内,入神地望着空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郢衣。”

她站在他身后唤他。

谢郢衣一怔,转过身,表情有些意外:“阿芮,怎么过来了?不是说那边解药……”

陈白起打断他,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楚王的毒已经解了,所以,我们也是时候要离开了。”

“离开?”谢郢衣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字,然后如光汇如星月眸中,明显感觉他身上阴郁之气一扫而空,他假模假样地迟疑问道:“可楚王……会轻易放离开?”

好吧,这也是一个将事情看得透澈明白的人。

陈白起漠然道:“不用他允许。”

说完,她又道:“有什么东西落下吗?如果没有,我们马上走。”

谢郢衣根本不在乎那些身外之物,他摇头。

“没有,我们可以立刻出发。”

“那好。”

陈白起带着他准备按原计划一道去找相伯先生他们时,却听到旁边传来一道嗤笑的声音。

“们想走?”

陈白起第一时间将谢郢衣挡开,转眸一看,却是一直不怎么出现在人前的牙索。

她见他独自一人:“打算告密?”

牙索脸色有些不虞,他冷冷地注视着陈白起,忽然道:“那天晚上……还有城主府中帮助我们脱困的人,是?”

陈白起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此时要离开了,她也没有必要否认做过的事:“是我。”

牙索听到她承认后,表情明显变了,但没有陈白起以为的勃然大怒或者被人戏弄后的强烈憎恨之意,他是一脸复杂地盯着她。

陈白起道:“我从不是看到的样子,如果觉得是我故意在愚弄,想要向楚王告密的话,我不会阻止的。”

牙索修倏地咬紧牙关,一脸黑沉,他哑然一笑:“在眼中,是不是我始终就是一个耍诈无赖、卑鄙无耻之徒?”

陈白起有些意外他对自己的总结,这话与其说令她不愉悦,还不如说刺伤的是他自己。

她知道他的身世,也知道这些年来他流落在外,一衣一栗靠的全是自己的摸爬滚打,他会变成这样,也不会是他的错。

想到当初那个被她从楚宫带出的小小少年,陈白起有感而发道:“别抗拒的叔父,他待,是真诚的。”

牙索一愣。

“真诚?”

他似乎对这两个字十分陌生。

“以后就会明白了,他远比认为的要更看重。”

她的话也是点到为止。

牙索并不喜欢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平静地问道:“会去哪里?留在楚国,当真不行?”

陈白起对于这个问题早就有了答案,但对别人自然不能据实以告,所以她以哲学的口吻讲诉道:“住哪里其实无所谓,最主要是人心要安稳、安乐,安静,我的心告诉我,我要寻找的地方始终没有找到,所以我仍在途中,无法落地。”

“好了,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剩下的便是的选择。”

她说完,便带着谢郢主一道快速离开了。

牙索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脸上的戾气与阴沉渐渐消失,少年面庞却再无稚嫩之气,他有了一种从内到外的蜕变,他以前局限眼界而错失过许多,但以后……他不会再眼睁睁地看着他想要的东西从眼前消失了。

或许,他该试着去相信他叔父的……“真诚”,看看他的真诚能给予他多少价值。

——

陈白起带着人与相伯先生他们汇合后,气氛并没有因为加入了多一个人而变得更加和谐热闹,反而更加沉默死寂,尤其谢郢衣在得知他们要与相伯旬惑主仆一道离开时,表情一下便不能看了。

他想问陈芮,但却被发现端倪的楚军追兵打断了,为了能够摆脱身后的追兵,相伯先生开启了曲转七回阵。

阵前相伯先生一下切断了后路,楚军茫然前行,一路追赶疲于奔命,但实则却是一直在原地打转,这个阵法与鬼打墙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最终陈白起带着他们冲出了死地,幸运的是死地外面绑着一些没有带进去的战马,他们一人挑了……呃,相伯先生是由南烛带着共乘一骑,四人一同策马离去。

远处起伏的沙丘上,有一人正遥遥地望着他们骑马远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