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泽想了想,自己对于母亲,再如何也不能痛下杀手,吕珊又没什么立场跟母亲争,他已经用尽了方法,也阻拦不住母亲过来。

   这父亲在老家,也是天天电话轰炸,再拦不住这二位,吕珊这连月子都还没出,怎么休息得好?

   也许苏贝想的办法,真的可以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过了一天,苏贝就收到了岳泽专门送来的文件资料。

   “有什么你需要问我的,直接给我打电话就好。”岳泽虽然不是很相信苏贝真的能够解决问题,但是依然抱了极大的希望。

   他可是连断绝关系这种狠话都放出去了,但是架不住母亲根本软硬不吃,铁了心的要让吕珊搬走。

   苏贝,是岳泽最后的希望了。

   “好,我会的。”苏贝下戏后,就捧着岳妈的资料研读。

   “哦……”林遇拉长了尾音,走到她身边坐下,“难怪每次你都可以一条过,原来是背着我开小灶,苏小贝啊苏小贝,你学精了啊。”

   苏贝递了一瓶可乐给他,继续低头看。

   “到底看的是什么啊这么入迷?”林遇伸手拖过来,自己也要看。

   他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东西,跟演戏无关啊?

   软萌少女大眼圆脸丸子头发型户外俏皮写真图片

   什么六十多岁老太婆的生平,看这个有什么意义?

   “苏小贝,你到底在干嘛?”

   “嘘,这是秘密!”苏贝已经从岳妈的生平里,了解到了她这个人的优点和缺点,恐怕现在就要用上了。

   “林石头,你帮我个忙!”苏贝将他拉过来,耳提面命。

   林遇听说有这么好玩儿的事情,马上应了。

   苏贝又打了个电话问林问语:“你上次不是说在医院里有朋友吗?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自己也是实习医生啊,你要看什么科室吗?我现在还不是很会,可以介绍我的老师给你。”林问语有些赧然地说道,也有些懊恼,苏贝求到自己的时候,自己竟然没有办法帮她,这么多年的医学院,真的是白度了。

   “不用那么麻烦,你就足够了!”苏贝说道。

   林问语马上充满了信心和希望:“那你告诉我怎么做。”

   ……

   岳妈现在租住在一套小房子里,做好了要跟儿子打持久战的准备。

   反正,她是绝对不容许吕珊那种女人带着孩子进门的。

   早上,她习惯了从一个公园路过,去小区对面的菜市场买菜。

   这几天,她都能够看到一个道骨仙风的老者,拿着赛半仙的横幅,坐在那边,微眯着眼眸,念念有词。

   然后,一个年轻男子正跪在地上,一边鞠躬作揖一边感谢:“感谢大仙帮我化解血光之灾,大仙真是神仙在世。以后我会日夜为您供奉!定当早晚跪拜,以表诚心!”

   岳妈一下子动心了,她家里这不也是灾吗?她向来都信鬼神之词,在老家的那种地方,更是三五几天就要去寺庙里吃个斋念个佛什么的。

   不等那个年轻男子离开,岳妈就迫不及待地上前说道:“大仙,帮我也算算吧。”